企业文化
文化体系
和谐南纤
文化生活
社会责任
丝束
- 产品简介
- 产品规格
- 丝束包装
醋片
- 产品简介
- 产品规格
- 醋片包装
油剂
- 产品简介
- 产品规格
- 油剂包装
目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化生活

一根猪尾巴
阅读人次:5733 日期:2017/8/14


       
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在家里吃过猪尾巴了,夹起调皮圆滚滚的它,凑在鼻尖轻嗅,恩,五香的。送入口中,轻嚼,皮裹嫩肉,韧而不硬,肥而不腻。沿边啃去,剔出尾骨,五香、肉香、骨香,节节香,细嚼不忍下咽,满腔尽是曾经的味道。
  一根猪尾巴伴随着童年的我逐渐长大。我是在观音山上的幼儿园,母亲那时候在第三毛纺织厂,俗称“三毛”。我放学后坐“大篷车”到厂里传达室等她下班。五点钟准时下班,厂里的二道门拦着,密密麻麻的工人们推着自行车拥挤在门前等待“开闸”。每到这时我就会跑出传达室在人潮中寻找我的母亲,有时她会挤在第一排朝我招手,也有时等到人潮散去我才看到她从拐角处缓缓走来。“零零零”铃声一响,像一记冲锋号,工人们猛吸一口夹杂着白色栀子花香的空气,像一群脱缰的野马争相冲刺……这画面让我至今记忆犹新。
  母亲有辆青色的二十四寸女式斜杠自行车,我抓着她的腰坐在后座,那时候的马路远比不上现在这样好走,每次颠簸都会让屁股受罪。我的家住在海港河边上,从观音山骑回家要半个多小时,途中会经过一座桥,叫“八一桥”。从观音山到南通市区一般都会走这座桥,我把它称作“梦的起点”。因为一到这座桥,我就要开始打瞌睡,有几次甚至差点摔下自行车。一到桥,母亲就会找我说话,拍拍我,然而收效甚微,照睡不误。后来偶然有次路过黄家桥(当时南通和通州以此桥为界),有家卤菜店菜刚出锅,香气扑鼻,母亲带我进去,挑了一根最小的猪尾巴,这是我记忆中第一次与它相遇。
  在此后的日子里,从黄家桥开始,一路抓着猪尾巴随着跌跌荡荡的石子路小心翼翼地慢慢啃,生怕一下子吃完,总要啃的干干净净,骨头也要吸完味儿才舍得扔掉。然而不管再怎么舍不得,最多撑过八一桥下砖头厂的边墙,而当我看不到边墙上竖着的玻璃片时,嘴里最后根尾骨也没了味道。心里难免有点小失落,可是肚子却是实打实的很满足。这种“奢侈品”当然也不是每次都能吃到,母亲的收入并不高,一根最小的尾巴也要不少钱。为了能吃到猪尾巴,快骑到黄家桥的时候,我就假装瞌睡,用头磕去母亲的后背。这时母亲都会紧张地和我说话,然后停车,进店,如愿地吃上猪尾巴,后来我才知道,其实她早就知道。
  转眼二十几年过去了,观音山并入了南通市,成了城东区,黄家桥也早已拆迁,当年兴旺的几家商店已不知去向。八一桥重建之后既时尚又气派,远不是当年那九路公交车一经过就震动的桥可相比,桥下的砖头厂也变成了城东绿化带。而我的母亲也一头青丝染华发,成了我孩子的奶奶。现在吃上一根猪尾巴并非多奢侈的事情,然而在我内心最珍贵的还是那:一位母亲面带微笑迎着夕阳卖力地踏着自行车朝着回家的方向,颠簸的后座上,一个小男孩儿津津有味地吃着那一根怎么也舍不得吃完的猪尾巴......